《沧澜浮生》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分卷阅读118

推荐阅读: 沧澜浮生  

“喂,放开啊!喂喂——”少年看着自己被攥着紧紧的衣角,有些莫名,更莫名的是他竟然不敢用劲挣脱,少年撇嘴,心里告诉自己难得这么善心就当做好事了,嘀咕道:“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白灵儿蹲下身,凑在女子的耳畔,声音轻柔而又残忍:“苍澜,叶苍澜,我这么唤你名字的时候你有没有半分羞愧呢?知道我为什么不让白沧认你吗?呵呵,那是我怕啊——”

┃ ┃

苍澜听着难受,垂下头不再去看,只能低低说了句:“对不起。”

沾了雪水的伤口变得冰凉麻木,苍澜咬牙,慢慢将扎在里面的木刺取出来。

冰封中的藏月谷,背着柴火的白衣女子慢慢往竹屋走去,只是路过一丛密林时,竟然听到了一阵开心的顽闹笑声。

┃ 更多好书敬请访问就要言情:http://www.91yanqing.com ┃

看着活泼的少年,白衣女子忍不住捂住嘴巴,怕自己哽咽出声。

“倘若跟着你,掏心掏肺对你不说,最后呢,白沧是不是也要落了个跟叶狐狸一样的下场,唉,那样岂不是会死得很惨,是不是……就算死了连尸首都没能留下呢……你还记得吧……岐都紫金楼,刹那间,‘轰’得一声,化作了满天尘埃,你的师父,叶思凡他死了啊,你说,苍澜姑娘,你到哪里再找叶狐狸一样对你好到骨子里的人,能找到么……”

白灵儿依然一身碧裙,手执红鞭,皱眉看着苍澜,冷冷道:“你怎么在这里?”

白灵儿身形一转,挡住了苍澜的目光,美艳的夫人冷笑道:“我毁去了他全部的记忆,你再怎么唤他他也不会认得你!因为,他根本不记得你是谁,你再看也没有用!”

听到这一句,背着身子的白衣女子忍了许久的眼泪慢慢落下。

如果命运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要师父死……她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为了那些天下大局费劲心机设计他的一生,害得他家破人亡,害得他身中剧毒绝望……她宁愿成为千古罪人也不愿意让他受到丝毫伤害……可是命运啊……

“咳咳,咳……”床上的女子不安的翻了个身子,却是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又蜷缩成一团,也顺势让少年抽走了自己衣角。

蓝衣少年轻轻推开竹门,刚踏进门的身子陡然感觉到一身冰寒,忍不住抽了口冷气。

少年皱起脸,却是看到白灵儿一脸的愤怒,美艳的脸都有些扭曲,他可是很少见娘亲气成这个样子,立马灰溜溜得走了。

白灵儿看着女子黯然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心里竟然莫名又多了一股子气,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刚才女子隐忍泪水的模样,她将手中的红鞭一甩,激起地上的千朵雪花,对着噤声不语的隐空和兰笙道:“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待在巫山,就给老娘闭嘴!特别是隐空你这只青狐!别以为你一句话没说我不知道你打什么注意!不然,小心你家郎君的性命!”

┃ 喜欢的话记得回本帖给楼主撒花话鼓励下噢! ┃

┃ ┃

白灵儿回头狠狠瞪了一眼,看着女子跌坐在地上的瘦弱身子,终究还是收起了鞭子。

那背对着她的少年脊背一僵,拉下遮住眼睛的布条,看着谁在唤他的名字,却是看到了一个人类:“女人?这里居然有人类!找死啊!”

竹屋里装饰得很素雅,干净不染纤尘,竹屋里侧突然传来一声声压抑的咳嗽声,“咳咳——”

苍澜没有说话,只是撑着手,慢慢从雪地里站起身。

听着这一句道歉,白灵儿脸上的讥诮越发明显,手上的红鞭如窜动的灵蛇,苍澜一躲,却是没有躲开,被一鞭子抽得跌坐在地上,冷笑道:“惊才艳绝的天算师曾是天下至尊,如今落了个这般下场,身子弱的连个普通人都不如,竟然还给我道歉,哈哈,好解恨啊!”

迷糊朦胧的视线里,一个身影在女子的眼前晃过,女子心中闪过一丝害怕,直觉伸出手,紧紧攥了那一抹冰蓝。

少年蓝眸中划过一抹诧异和嘲讽,这里竟然比门外还冷,那个瘦瘦弱弱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在这里住的?还不如去外面也比在这个寒屋里受冻强!果然是个呆子啊!

男子皱眉,模样却依旧温温和和的,很是好看,“小家伙,去外面拿进柴火来,没看到她生病了,怎么还住在这么冷的屋子了。”

熟悉的悸动从内心传来,身穿寒袍白衣的女子猛然摔下肩上的柴火,向林中奔去。

猛地摇摇头,甩掉奇怪的念头,蓝衣少年轻手轻脚走进屋子,环顾四周。

她是苍澜,她叫苍澜,叶苍澜……她不是苍羽,对不对?女子捂嘴跑出小院,直到跑到一个安静的长巷中,才慢慢蹲下身子,低声哭起来。

少年嘴角抽了抽,他怎么觉得他娘好怪异……明明先前还讨厌这个女子讨厌的不行,这会竟然换了身衣服偷偷来看人家了……

过了半晌,林中恢复了安静。

脱去湿透的寒衣,苍澜躺在床上,身心疲惫至极,抬手遮住酸痛的眼睛,喃喃道:“师父,你是不是也那么恨我……”

太平三三四年,深冬,水云国巫山,竟然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少年顺势坐在床边,开始认真端详起女子的面容来。

来人食指掩唇,对着少年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因为那一声惊呼几乎要被惊醒的女子,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个念头刚刚划过,少年脸上的神色突然古怪起来,他这是怎么了……竟然关心起人了……他不是一向最最讨厌那些贪得无厌的人么……

听到这个声音,少年下意识撇嘴要反驳,却是后知后觉发现这个人根本不是他娘亲!这声音压根就是个……男人!

┏━●●━━━━━━━━━━━━━━━━━━━━━━━━┓

叶思凡看着已然陷入昏迷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将那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的身子抱在怀里。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 ┃

凭什么听你的!少年听着男子的轻斥,下意识想要反驳。却是瞥见玄衣男子已经坐在了他原先的位置,为那生病昏迷的女子把脉,而那女子病得很严重哎,竟是咳嗽得弓起了身子,苍白的脸上一阵病态的潮红。

——————————————————

就在苍澜走了两步,哆嗦着手想要触碰少年的脸时,一阵疾厉的风突然横隔在二人之间,夹杂着红鞭主人的愤怒。

┗━━━━━━━━━━━━━━━━━━━━━━●●●━━┛

下一刻,少年脚步迅疾却又轻盈地走出门,奔向了院子角落处的那一堆柴火。

来人走得很快,少年还来不及反应,那人便入了眼。

蓝眸少年长得挺拔俊俏,看见苍澜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古怪极了。少年不解,见那人傻呆呆的样子,心里嗤了声,龇牙咧嘴做了个恐怖的鬼脸。

就在少年怔愣时,竹门那里传来吱呀一声,紧接着,有脚步声往这边而来。

“死小子,给我滚回去!”

兰笙看着女子痛苦的脸色,走上前将白灵儿拖开,“你就不能安静点!你没看到她快……”

“奇怪”看了好半天,少年嘀咕了声,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多,不由慢慢俯下身,直到和睡梦中的女子面对面近乎贴在一起,少年慢慢伸出手,轻轻戳了戳女子苍白冰凉的脸,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我怎么觉得……你和我长得一个模样啊?”

“老娘!你怎么……”少年面上闪过一抹惊慌,像是一个捣蛋的小孩背着大人做了坏事般,缩了缩脖子,只是在看到来人的衣着时,却是惊讶出声:“哎,娘你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啊……”

一旁的兰笙皱眉,忍不住呵道:“白灵儿,你不要太过分了!”

“澜儿,澜儿。”

冰天雪地里,苍澜像是感觉不到那一点点浸入衣裳的冰冷般。

女子内心像疯了一样嘶吼着,但涌上喉头的除了酸楚还有压抑的哽咽,再也没有其它,而她一点都不想再听了……她怕自己会疯……

怀里抱着一件玄色的衣裳,苍澜蜷缩在那里,无声落泪。

先前,他在雪地里玩耍抬头看到这样一张苍白的脸,直觉竟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 (* ̄︶ ̄)y本书由囡小为您整理发布(* ̄︶ ̄)y ┃

那人轻轻走了过来,伸出修长骨劲的手抚了抚他的头,来人的声音很低沉却又很温柔,语调带着几分戏谑和感慨,道:“沧儿都长这么大了。”

┃ ┃

兰笙和隐空的身影不见后,一棵高大的树上传来“簌簌”的声音,一小堆白雪从树枝上落下。蓝衣少年抖了抖身上的披风,突然显出身形,纵身从树上跃了下来,蓝眸定定看着那走了很远的白色身影,慢慢皱起了眉头。

少年诧异指着他:“你……”

低沉的声音温柔而又缱绻,直直浸润进女子不安混沌的梦境里,“对不起,我回来得晚了。”

┃ 就要言情TXT论坛免费下载 ┃

“嘘——”

先前带着自家几个兄弟姐妹们的隐空同白沧在玩游戏,却是见白灵儿来了,那一群脚丫子撒得倒是快,只落了她一个。

此时,隐空在一侧看到女子站不稳的身姿,直觉想要伸手去扶,却被白灵儿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白灵儿说完,气冲冲走了,留下的兰笙和隐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往灵谷走去。

“师父,别走。”

只是下一刻,来人的动作却将他的念头给打断了。

待看到背对着她的一个人影时,尽管和记忆中不太一样了,但她还是认了出来,习惯性地唤道:“白沧!”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