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地为奴_第五十一章 黑脸白脸齐唱戏,谁才是影帝(彩dan,小山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景听见哥哥的声音,泪顿时来,发生了昨晚上的那件事他怎么也不敢和哥哥说话了。

    陆兆烽笑:“怎么,贱狗不到?”

    林景一怔,迷茫地看着两人。

    “什,什么?”林景却瞪大了睛,不敢置信。

    陆兆烽:“谁的狗?”

    “还有呢?”陆兆烽淡淡地看着他。

    “蠢狗,是你哥亲手把你送到我手上来的。”陆兆烽嗤

    “3.”

    林景看了哥哥,不住颤抖着。

    “我非要说。”陆兆烽掐着少年的脸,说,“不过这个东西太奇妙了,退伍后老对你哥还有,估计你哥也对着我恋恋不忘。”

    “宝宝………”林怒川拍了拍少年颤抖的肩膀,说,“先起来吧。”

    林景看了林怒川,屈辱地着泪:“因为主人和哥哥是那关系,我,我只是一个………”

    林景崩溃地一颤,终于跪起,缓缓地朝林怒川的位置爬过去。

    林景哽咽:“主人………”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林怒川的回来打破了寂静。

    林景哭着磕着,企图让陆兆烽放过自己。

    林景:“对,对主人的命令言听计从,对主人无条件的信赖………”

    林景瞪大睛,一直旁观的林怒川也微微蹙眉。

    林景抓着哥哥的手,颤抖:“是真的吗?”

    林怒川额间青暴怒:“够了。”

    陆兆烽重新坐回沙发,说:“现在,爬到你哥哥的旁边,闻他的袜。”

    陆兆烽补充:“第三者。”

    林怒川声音提:“陆兆烽!”

    陆兆烽不耐烦地说:“妈的,你到底在墨迹什么,顾忌着那一血缘关系?还是因为他是从小将你带大的亲哥哥所以被了一时间接受不了?”

    林景跌摇着,傻傻地看着林怒川。

    陆兆烽:“还有呢?”

    陆兆烽嗤:“我在教训我的贱狗,什么手?”

    林景被男人踩着脸,不住颤抖:“主人的,主人的贱狗………”

    林景听了,立止住了哭泣,只是生理反应仍旧让他打着嗝。

    林景摇着,不敢说话。

    林怒川气。

    林景顿时脸煞白。

    林景双,红着睛跪直

    “你是什么?”陆兆烽继续说

    林景哭着摇,接二连三的真相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你在骗我,你昨晚上分明不是那么说的,哥哥昨天那么生气,你,你在骗我………”

    林景回答:“一条贱狗。”

    “可笑的是,那家伙为了平衡自己背着我调教犬的愧疚,故意把你送到我边,引诱我调教你,以为这样就能扯平了。”陆兆烽笑着说,“可他本没有想到我也会上你,蠢狗。”

    陆兆烽:“昨晚你洗手的时候,你哥哥可是欣然应允了的。”

    陆兆烽:“故意演给你看的,蠢狗,不过你比我和你哥哥想的还要倔,始终迈不这一步,索一次说了,让你看看你哥有多么恶心。”

    林景闭着睛,不住地哭着,哥哥的神如若麦芒,扎着他,让他难堪的无以复加。

    林景没绷住,顿时哭了声。

    林怒川看着自己的弟弟,伸手捻起他的,说:“宝宝。”

    林怒川没有说话。

    陆兆烽沉声:“1.”

    陆兆烽脚趾挲着少年的嘴,说:“回答我的问题,你哭什么?”

    林景顿时想要起,陆兆烽猛地了他一耳光:“跪好!”

    陆兆烽半跪在他的边,薅着他的脑袋,猛地抬起,说:“看着林怒川,好好看看,你这个六年没见的哥哥!”

    林怒川伸手摸着少年的脸颊,说:“是的,宝宝。”

    林怒川面无表地坐在他旁边,袖微微撩起,古铜的小臂。

    “2.”

    林景摇着,最后终于爬到了林怒川的脚边。

    林怒川拎着早餐,走过来:“先起来,把早饭吃了。”

    “之前不是还敢打我吗?怎么,知我是你的主人了?”陆兆烽嗤

    陆兆烽伸手去摸林怒川的,从里面摸一盒烟,顺便用手起的,说:“还在装好人?你这恶劣的本你弟弟迟早都会知,早说不如晚说,索来个痛快,省的以后瞎折腾。”

    陆兆烽起了他一耳光,将少年的倒在地上,接着一脚踩着他的脸,说:“我看你已经忘了自己的份!”

    路过陆兆烽的时候被猛地踹了一脚:“爬这么慢什么,采灵芝?”

    林景脸一变,不敢说话了。

    林景察觉到男人的绪变化,立说:“因为,因为主人,主人,主人让哥哥了我………”

    林怒川一家门就看见自己弟弟浑跪在陆兆烽的边,微微蹙眉:“不穿衣服?”

    陆兆烽一脚踩着少年的脸,说:“刚好你回来了,我来好好问问。”

    “这不仅仅是你的亲弟弟,还是一条贱狗。”说着,陆兆烽,拍了拍旁的位置,说:“来,小川,坐过来。”

    林景颤抖着,却怎么也迈不那一步。

    “不回答?”陆兆烽挑眉,“还是不想我的狗了,想离开我?”

    “都记得啊。”陆兆烽踩着他的脸,说,“把泪憋回去。”

    陆兆烽看着林怒川,笑着说:“你哥可会装好人了,在兵营里背着我不知调教了好几只狗,还一副大义凌然的样,不然我会退伍?老只是不想看见你哥那假好人的样。”

    陆兆烽:“你不知吧,我和你哥哥可不止是恋人关系,还是相互调教的关系。”

    林景大哭起来:“我,我不愿意!”

    陆兆烽叼着烟,燃。

    林怒川:“陆兆烽!你别太过分了。”

    陆兆烽:“贱狗的基本准则是什么?”

    林景大脑一片空白,噎着看向哥哥,声音颤抖:“哥哥,主人说的………是真的吗?”

    林景哭着说:“哥,哥………”

    陆兆烽:“回答问题。”

    林景摇着:“主人,我不到………我真的不到。”

    “贱狗,抬起。”林景抬起,无声地落着泪。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