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和女装大佬_第二十四章 磨人的小妖ji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呆呆的看什么呢?”

    门主心一时间无比复杂,甚至有淡淡的羞耻。

    门主:“我早就知。”

    这回接的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

    两人跃上屋,屋旁一株大梨树在夜风中沙沙作响。

    “没什么。”杀手收回视线

    门主上调转离开,杀手把玉揣在,一颗心火

    两人沿着廊径直往前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不说,我无法回应你。”

    杀手静静地看着他,“因为我喜你。”

    “八月初六我会去南城。”

    他只是犹疑自己会否辜负这一颗真心。

    杀手扶着门主免他,“因为你好看。”

    杀手少年时期初江湖,一正气也誓要锄扶弱匡扶正义,围攻过教,暗恋过个把世凄苦的青楼名伶,却没有一个能像门主一般,让他想得时而浑,时而又想疼他到骨里的。

    江湖多飘萍,他杀手只是一湖风雨中最名不见经传最渺小的那一颗。

    酒宴十分闹,酒桌就摆了五十余桌,送嫁妆的队伍还要带男方家准备的回礼回去,因此要在此逗留一晚。

    “像是很久了。”杀手

    有时夜间寂寞,也偶尔自给自足,在一番需要充满想象力的忙碌之后,看着手中的白浊陷由奢俭难的绪当中。

    于是睁着到天明。和工友们收拾行装,用过早饭。

    ...这个磨人的小妖

    “这样算吗?”门主问

    “他希望我尽快成家,传宗接代,最好还能一统江湖。”门主笑了笑,中却没多少笑意。

    座位设在门的宽大坪里,和厨乐队们安排在一。到的早,酒席还没开始。北派与武林诸派多有来往,杀手也见着了不少只听闻过今日方得一见的人

    门主闻言睨了他一,虽然有夸张和说瞎话嫌疑,他还是受用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正常尺寸。

    杀手跟他的镖师同伴们分到了两间房,几个大男人挤一挤对付一夜。

    “我爹不太喜你。”

    “上了床,就说我小。”门主的语气平静,平静中透着一丝委屈。

    “我知。”杀手看他。

    过了一会儿门主从侧门里来了,去时面无表来时眉锁,后还跟了一个穿黄衫的清秀姑娘。

    押镖十余天,风雨无阻,总算是送到了北派。

    押送聘礼的镖师苦劳多日,一般能吃上一顿酒宴。

    杀手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门主。

    门主,一向整洁的他发丝微

    “我起晚了。”门主

    天大明,礼箱码正,整装待发。

    他突然凑近杀手,温的吐息带着醉人酒香,“你说我这样...”,门主压低声音,“一个废人,怎么传宗接代。”

    杀手手心有冒汗,他拇指蹭了蹭掌心,耸动,有些涩地说,“好久不见。”

    他早早躺,闭着却没有一丝睡意。太西沉,暑散去,窗外松风阵阵倒也清凉。

    “月亮。”杀手

    他与几个镖师坐在一起,上穿着送亲队伍统一发的制服。烈日炎炎,一方布罩得住炎日光,却罩不住这蒸腾的暑气。

    门主脸颊盘踞着醉红,他想了想,探起在杀手燥的上落一吻,怕意思不够明显还伸

    上半夜和门主在屋就着凉风亲着嘴,半夜回到屋里一酒气去了六七分,越发觉得像自己了一场荒唐梦。

    你来我往礼数周全,气氛有些诡异。途中门主离开了片刻,回来时手里提了两坛酒。

    他竟跟到这了么,也太过... 痴了。

    门主递了一坛酒给杀手,杀手同他碰了碰酒坛,门主咕咚咕咚喝了好一会儿,约莫去了半坛,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

    杀手顺势握住了他的手,久久才放开。

    车队走了十余里,后突然一阵笃笃蹄声。

    杀手递给他,门主饮了一通。

    醉话,酒醉的人说的话是不得数的。

    杀手一夜没睡。

    他今日穿的甚是隆重,一袭飘逸的紫衣,衣袂带风,目不斜视地穿过坪从侧门

    杀手,“走得仓促,还没谢过你的雪莲。”

    不过嘴上还是谦虚了一,“你说这些好听的话有什么居心。”

    “老,你来一。”门主玉立,在窗外投剪影,遮住了淡白月光。

    一言以蔽之,他想门主的。

    门主若有所觉,朝杀手的方向看了。他对杀手熟得不能再熟了,即便他闪得快,门主也凭一个后脑勺就认了他。

    门主大概是醉了。虽然齿依旧清晰,只是比平常多话了许多。他的睛被酒意浇得发亮,中似有波光转。杀手沉默地饮酒,偏开望向前方。

    门主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至少有过二三十个女人,在没上床之前,说喜我。”

    “不小,十分雄伟。”杀手睁着睛说瞎话。

    杀手扣住他的脖颈势的回吻过去。

    杀手后工友们的方向看了一,迅速的吻了吻门主的

    月光亮极了,遥远因而望着它的人觉得它无瑕。

    杀手:“......”

    杀手回家半个月后又到任务市场接了任务。

    门主丝毫不怀疑杀手这句话的真假,一裹着喜悦且酸涩的心腔震

    世间的事就是有诸多巧合,他原本以为和门主大概没什么机会能见到了,毕竟两人社都不一样。

    “你教我不少招式,权作学费了。”门主淡淡

    门主:“...你喜什么?”

    工友们见他发愣,打趣

    答不对题,门主侧看他只:“也不过半月。”

    西大门派嫁女到北派,嫁妆三十余箱,派忙着婚事腾不那么多手押送,因此聘了几名镖师。

    他安抚门主,“你不必有压力,我只不过是说说。”

    “我喜月亮”,杀手专注地看着他,“你就是我的月亮。”

    “要走了吗...这枚玉佩你拿着。”他把一枚透白的玉放在杀手的掌心。

    只是有些话现在不说,往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杀手的工友们都是些拮据的杀手转行,大多很有格。

    “我去找你。”杀手

    杀手此生一回表白,换来了久的沉默。他与门主差距太大,也没想过能换来什么回应。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