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兽人族起源_第六集:全营睡梦中被异植cao遍,一个月后先后产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一个夜,除了夜班的四名蓝星人,其他人都陷了沉睡。

    “呜呜……”从未被使用过的孔被残忍地通开,凯勒唔咽着,合着的双泪来。

    蓝星人的胃被注了提度与适应力的,细小的手通过,往他们的膀胱和也注同样的可见可见昏迷的蓝星人的胃腹已经被撑得起,充满胀大了几分,起在空气中抖动着,却因为被手撑满了,蓝星人只能难耐地扭动,大张的双试图并拢在一起

    手瑟缩一,并未与未成年的崽计较,被异兽叼着退了去。手索将蓝星人改变了姿势侧躺在床上,将上边那条拉起方便黑手继续。接着异兽一叼住香甜的,本能地用压,令刚刚形成的合着吐新鲜的

    手依然伸了他红枣大小的,注粉红,令整个持续胀大。景阔扭动着,呼越发急促,手的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想必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形成妙的波。

    只是这时,他的父亲正在被手玩,被一次又一次用大肚,小异兽把最近的咬到比另一边亮晶晶地胀大了一圈,依然没有得到

    他用手抓着白白的不停允,景阔胀痛的又被抓挤,他不断发闷哼,想必等到醒来,两个新鲜炉的白上就全是自己小崽的红手印了。

    基地刚建好两年多,营中的空地上就又冒了不知名的异星野草,有些也从石砖隙顽地钻,一片片给基地带来生机。只不过蓝星人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弱小的植,反而当免费的草坪来使用了。

    壮的黑手这时才上场,它将一达到,将这再次服,接着先后大量的和卵,让这一再次成为它们繁新生命的

    但这一晚,这些弱小的植将给他们教上生动的一课。

    托尔顿上校被异兽完才过去四个月,他当初幸苦地了一肚冰冷的和石、穿着被割成开的防护服,红回到基地,却被证实并未怀

    之后有绿破土而,沿着地面准地找到每一个蓝星人,绿手肆无忌惮地缠绕上每一,撕开蓝星人上轻薄的睡衣睡。而那些习惯睡的蓝星人更是方便了手的动作,手直接把昏迷中蓝星人以大字型拉开,数手一一他们的嘴,和后

    “喵?”型已经接近中型犬的异兽规矩地坐在床上,歪着手在“可以得到”的,顺便用将父亲的泪掉——它也有渴了。偶尔也会被父亲越越大的肚腹引,好奇地伸爪上去拍一拍,发砰砰的声音,令蓝星人发细碎的惨呼。

    可怜凯勒就这样被异植再次产卵,而且还,在睡梦中完成了给自己生的崽的第一次喂

    凯勒生产没过去太久,他的后没什么难度地容纳数条手的,很快就了最的黑手,挣扎着被大了肚,发难耐的哭声。

    那些已经被异植或异兽过的小很轻松就吞了数细小的手,而那些将在今夜被开苞的则需要手耐心地一去开拓。

    “喵!”异兽突然闻到香甜的味,很快就找到了香味的来源,喵喵叫着想用爪掀开驻扎在孔的手。

    只是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玩蓝星人的这样简单,孔的细小端张开了细细的孔,一顺着孔不断被注凯勒的

    “唔唔唔唔……”双被开发的疼痛令凯勒更加难受,他哭得整张脸都漉漉的,被自己生的异兽崽着泪

    景阔的比凯勒的还要厚一些,毕竟是被崽啃咬过更时间的。

    这时,在凯勒里的手也开始一颗一颗地将卵注他充满

    “啊!”小崽被嘴里香甜的味惊到了,生9个月的他才第一次尝到了父亲的味

    在值班的蓝星人注意不到的黑暗,一直保持着矮小野草的植突然飞速生起来,它们的叶片变得大,开不起的绿朵,这些并不香,只有隐约的植和泥土的味,随着夜风扩散到整个基地。值班的蓝星人无意识便会陷昏迷,而陷沉睡的蓝星人则会被香拽着陷意识,在白日到来都不会醒来。

    很快,蛇毒还未完全消退的托尔顿上校的就抖动着来,只是,里就已经被手们分净,并且泡得它们又胀大几分,牢牢卡住了整个

    景阔也很快被了满肚,一边承受着异植的排卵,一边被小崽

    其他的蓝星人也是差不多的况,被了接近一满了一肚

    这些响动惊醒了睡在一遍单独小床上的小异兽,小异兽以为到了可以吃饭的时候,上床用他尖尖的牙啃咬父亲的,几个月的经历已经教会他每次只要这里,它的父亲就会醒来为他准备

    同样生过一个半兽的景阔也是相似的遭遇,被异植醒了9多月大的景安,景安坐在床上唆着手指看父亲被异植,随后也是去啃咬景阔的

    到如今他红已经消去了,只有四个牙的疤痕留在上面可能会被永久保留。只是被成8字的在稍微开拓后依然能大小的东西,现如今,他的后挤满了手,还要不少手试图。睡梦中的托尔顿上校的手压在了咙里,他像蛇一样扭动着,后一松一地绞着手,这才是令手疯狂的真正原因。

    手在两块饱胀到大概B杯的时候就停止了,反而推着不明所以的小崽咬住红枣一样的

    只是这番动作却引来了手的注意,它分极为细小的手缓缓伸凯勒因为生产过而张开的两个

    另一个房间里,军医凯勒也被手缠了起来,他原本穿的规规矩矩的睡衣上被撩到上,饱受小异兽啃咬的两片则被直接退到了脚踝,只是这样手就不能拉开他的双,于是他全的衣还是被撕成了碎片挂在上。

    “嗯呃……”凯勒生,上半疯狂地扭动着,想要逃开手的,却只能带着它们左右摇摆,像是装饰在的某饰品。在粉的刺激,他的很快胀大起,两个也胀大了几分,将撑的的,很快就从形状优肌变成了想让人咬上一的大白馒。并且随着溢的粉,也有一些泛着微黄的白从被

    而在他被烂的后手们这时也退了来,带了不少由自己分,被异植和异兽接连调教过的已经可以自行分靡的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3】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