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哥哥的大ji儿jianyin花xue(双)_手握野人长diao,手yinsheji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却看到那野人看见他的动作后迈开快走几步,在他前蹲来,拧起,将一把形状各异的草放在他旁边,双手拉着他的小分开看了一,责怪似地看一他,咕哝了一句什么,又转匆匆折回草丛中。

    常霖正摸索着呢,就看到不远的草丛中一个野人朝他走来,他吓了一:不是吧?又一个??也是个着大的,还他娘起了!!!!

    不一会又一个......呃,好像就是那个起的野人,手里拿着一个卷成漏斗状的宽大叶回到他边,往他那边一送。

    激地看着野人小心地把吐的药渣敷在自己伤,又拿过刚刚装的大叶将他围好,还将细的植条撕开,仔仔细细地固定好。常霖看着自己上那个天然植布,虽然有些辣,但是他还是很谢。五湖四海皆兄弟的觉实在太好了吧。

    常霖:?

    此时野人见常霖细睛闪着光似的看着他,胡的嘴羞涩地抿起。他居然笑了!

    野人觉得有些血气上涌,本就半起的此刻激动地立起,啪地一打在常霖白的大上。

    野人愣愣,,见那人不接了,便用宽厚的大手再一次掰开小人儿的,将那对着伤淋了去。

    野人的呼瞬间重起来,带着某危险的信号。常霖上撒手,“呵呵,兄弟,我手欠,对不起。”

    野人有串着他,他扯来一看,好家伙,是一串动犬齿!这就说明,野人应该不是吃人的。这野人目前对他无害甚至帮过他,常霖便放心来,右手就势环上那野人的腰:“你要带我去哪里?”

    常霖不明所以,接过后才发现原来里面装着清澈的,他有些动。这个野人会读心术吗?他好像是有些渴了......嗯,虽说野外的搞不好有寄生虫,但是渴的常霖还是“咕咚咕咚”喝了去。

    常霖要疯了,自己赤还大张着对着野人摆这么羞耻的姿势,是很尴尬来着。他猛然并拢双,疼得他脸搐了一,脸上浮现警惕的神

    的小人就在自己怀里,野人觉得自己的呼有些,又看那小人对他笑着说些他听不懂的话,心里,腾不手,便把自己的小人的肩窝蹭蹭。

    他艰难地用左手探,抓住了那作恶的东西。好壮!常霖的手在男人里是比较小的那个,堪堪圈住那,哪知它居然得寸尺地吐来。

    “喂你......”常霖有些语,他新认的大兄弟的“大兄弟”好像很容易激动啊。

    如此反复几次,常霖肚都有些涨了,于是在野人的又一次递定地拒接了。“我饱了,谢谢你。”常霖摸着自己有着一块腹肌的肚比划着。

    野人哀怨地看他一,稳稳抱着他,迈开大步踏上回落的路途。

    野人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捡起方才放的草抖抖,放嘴里鼓着腮帮嚼着,嚼得差不多了,便着个大脸凑近常霖,蠕动着嘴让药滴在伤上。“嗯......”常霖眯哼哼,这才明白原来是为了给自己上药,刚刚那应该是拿来冲洗伤的,他刚刚还喝了几次,呃。

    野人臂一兜,便轻轻松松地抱起了常霖。常霖人生中第一次被公主抱献给了这个野人,他觉得这验有些神奇。

    野人被那灿烂的笑容震得有些心神漾,脸上可疑地泛了红,但天生黑的他只觉得脸上有些发,其实并不显。但是其实不是接来给他喝的......野人乎乎地接过那叶又匆匆离去,而后又盛了一些给他。

    喝完把嘴一抹,对着那个野人笑了,“兄弟,虽然你可能听不懂我的语言,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哈哈哈,好!”常霖脖发挠到,嘻嘻哈哈笑着扭躲开。野人抬起,看到那好看细此刻的,有些不明的撩人。

    一动起来,常霖暗叫糟糕,那该死的东西因为他的存在不能贴到野人的小腹,于是便随着步伐晃晃悠悠地拍打着他的。恶,好。常霖忍了一小段气满满的路,耳边的“啪啪”声甚至还混着一轻微的声,都拍上他的了!觉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又把那大端攥住,“这样容易走火,都是兄弟,我帮你先拎着哈。可以吧?”

    “卧槽!”常霖血淋淋的伤猛地被一抔冰,一个激灵,一脚往那野人踹去,却被大掌轻易地住。神经病!常霖哆哆嗦嗦地,痛得脸都扭曲了。

    常霖觉得那药很有效,胀的伤好像很快就没那么痛了,药经风一,伤有些凉凉的,很是舒适。这简直就是我常霖的救命恩人哪!常霖暗自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