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星秘事(绞刑重生)_美人囚犯rutou调教nueyin被暴nue庄主宣布即将死刑。dan第一次破chuguanji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地牢里绑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顾九棠同一师门的师兄,沈行舟。沈行舟行走江湖时,便有”俏芙蓉,红棠与君”的端方公誉。

    每日前、后,都会在固定时间被顾九棠,用细细个千百次。于是,沈行舟他每日红和嘟着嘴的都会外翻,漏的红。沈公一脸低顺,甚至在顾九棠用羞辱他时,拐着弯狰狞的大勾着玉君的,他甚至会合地发酥麻的哦,虽然声音如同没断猫一样,细细,小声小气的。

    江湖上最不缺言飞语,有人说事后顾庄主的暴怒是假装的,说什么师兄弟,肯定

    雪白的中间狰狞地夹着儿臂样细的白玉,为了防止垂落,尾的环与环死死扣在一起。畸形但是饱满的被铁夹夹开,小从大里探,拴着三节铁链的铃铛,被刺破的地方红得好像还在渗着血,但仔细一看,却只是略微红罢了。前被一个中空的铁撑开,红与牢房里冰凉的空气直接接,正在微微颤抖。仔细看贴近的前,被埋着一颗一直颤动的小银,这细微的凌和侵犯,让一颤一颤,顺着蜿蜒的痕迹。

    ------------------------

    铁杵定又暴的几百,把沈公被锁链锁住的,悬的得来来回回。一只手残忍的拽着沈玉君两个链接的锁链,将本来脆弱的朱拽成樱桃大小,红立在雪白的脯上。

    草垛和灰尘弥漫的刑房里,悬挂着一个人。黑发披散到大,就没有呼欺负的薄薄膛让人以为这是一艳的尸

    那晚,顾九棠仅仅脱,漏般大小的,狰狞的青迸在他的龙上,然后借着沈行舟自己的直接。沈行舟不敢反抗,的雌只能拼命裹着顾九棠的,像贪吃的小嘴,一抿着讨好着施暴者的

    顾九棠疯狂的送着自己的,沈行舟里没清理净的顺着红的雌缓缓,又猛地被怼回。一些因为反复的,变成了细碎的白沫,和沈行舟的混合在一起,咕叽咕叽的声和顾九棠凶狠的声结合在一起,在安静的行房里格外清晰。

    施暴者大手如同握住什么般,死死的握住沈行舟纤细的脖。沈行舟的血有力的迸条在顾九棠的掌心,顾九棠逐渐用力。沈行舟被迫接受来自脖的窒息铁杵的狠生理。粉红的尖微微吐樱粉的嘴外,不自觉。那小埋的银还没来得及取,就直接被笔直的玉君里。玉君雪白的脖颈被顾九棠抓在大掌,轻微的窒息让他角泛起了泪。

    这天,顾九棠回到庄里,翻阅教中各老呈上来的密报后,眉心,决定去地牢看一看。

    大后,顾九棠极其有技巧地向沈行舟薄薄的肚上怼,看着沈行舟平坦的肚浅浅地印的形状,顾九棠心里的暴稍稍缓解。他大手从脖上放,用温的掌心轻轻的抚摸,沈星舟的雌受不了这刺激,疯狂地痉挛着,但是着无疑更激起了施者的望。

    顾九棠作为江湖派中,最有名望的一方势力的主人,虽然不敢居功为教教主,但是也会被江湖派侠士尊称一声顾庄主。

    沈行舟全,白玉般剔透的肤裹着纤细的骨架,红的绳让他上的盈盈勒成一块又一块剔透的脂玉。他桃儿般的脯被绳牢牢困住,虽然为了,依旧剔透莹的散发白皙的光泽,但是他可怜的尖就没有这么好运逃脱这命运。他两枚小果样粉红柔尖,此刻狼狈不堪。被尖锐的夹狠狠夹住,渗了细小的血丝。这夹夹的很是刁钻,仅仅贴着粉红的底,用它八个钝齿狠狠啃住。夹上是个金的圆环,分别刻着贱畜二字。两个上的圆环被一截短链连在一起,中间坠着颗朱红的铁。贱兮兮的被两银针孔,细细的隙在中央小心又贱地脑。

    顾九棠英俊潇洒,认识他的人都说庄主鲜少动怒。嘴角微翘最是风。但是熟悉他的人知,这顾九棠就是个吃人不吐骨的笑面虎。

    那人天鹅样细的脖颈无力的低垂着,发随着轻微细小的抖动,瘙着这躁动的。除了被捆扎,他那可怜的玉竟然也被全锁住。袋因储存过多的已经发青发紫,无神地耷拉在双间。

    他的双手被的束缚在后背,捆绑的绳一段细绳,尾拴着金的铜铃铛。铃铛里是红小块玛瑙宝石,随着玉君的搐,发叮叮当当的响。他的双手和肩膀被挂在牢房的屋,细瘦的脚腕和脖上是铁打造的链,就算一也拉不断。

    “啊…饶…饶了我吧,庄主。”沈行舟的脚趾蜷缩在一起,不知是痛是,但是庄主猩红的狠戾的神直白的告诉玉君,今晚别想善了。

    三天前,顾九棠在地牢里突然大发雷霆,一把扯住沈行舟上的,借着被吊起的,让沈行舟不知羞的两个向上袒,双打开漏两只,脚腕却反折。以这姿势狠狠地了玉君一整晚。

    “你准备绞刑吧。”顾九棠淡淡的说。

    此刻沈公已经三天未曾吃饭了。在他上唯一没有被切断的就是持续的束缚,以及不断更换的假

    沈行舟是顾九棠庄里,最的囚犯,他自己仿佛也知自己贱的本,于是对于顾九棠每日的羞辱都默默承受,几乎为曾有过不该有的反抗。

    当然,刑房里的人不怕沈行舟逃跑,莫说这一让他动的小让他早就,早先喂给沈行舟的散散此刻也早就起了作用,没被绳索细细捆绑的地方,全都踏踏地耷拉着,没有活力。再者,这沈小公早就认了命,偶尔清醒的时刻也最是顺从服帖。

    顾庄主最名的不是他盖世绝的武功,也不是他腰缠万贯的丰厚家底,而是他清冷的个和风倜傥的韵事。明明得一派正气,时常伴着一本正经的脸,温文尔雅的表象却是狂妄江湖野心。无数江湖儿女拜倒在顾九棠的,想要和他结成姻缘,但是顾九棠冷心冷肺不假辞的全拒绝。世人皆知,顾九棠不耽,但风韵事依旧是江湖上的传说。

    决判决被主人冷淡的讲,玉君一生的命运就要终结在与痛苦的调教中。听到顾九棠对自己的判决,玉君在痛苦中稍稍回神,接着却被突然痛的前发黑,细碎的和认命的低,夹杂着泪,轻轻的回应:“是,庄主。”

    不过世人皆可惜,这端方的沈公,在一次教联合围剿沈府的活动中牺牲了。据说是被顾庄主不听话的手误伤致死。蹊跷的是,这场行动中,沈府除了沈公死去,沈府的其他官老爷都完好无损,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