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星秘事(绞刑重生)_chu刑前的暴nue(打催ru针,拳jiao美人师兄。dan后xueguanjingguanniao,咬后脖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用惯了剑的手指暴的了沈行舟的雌,雌因为昨晚过度使用,而此刻稠的。顾九棠嗤笑一声,随手抄起一琉璃的透明假,狠狠的

    沈行舟本就腹得酸,此刻更是连动都动不了。

    师门清戒严明,成年之前,不让偷偷山或者带吃宗门。但是,师尊疼沈行舟和顾九棠,常常对这两个调的徒弟睁一只闭一只。小顾九棠常常板着小脸,但是总由着他那桃儿的温柔沈师兄,带他山买糖葫芦吃酥油饼玩闹一整天。

    顾九棠最也最恨自己师兄这幅认命的样,但是他忍住想说的话,直接开始着手准备沈行舟绞刑的事

    到了师门,沈行舟看见师尊收养了一位,如同自己弟弟般,同样雪玉可的小师弟顾九棠,心里喜得。也就越发疼这个冷着脸的小师弟了。

    顾九棠在那日,把悬着的沈行舟狠以后,开始更加频繁地地牢。顾九棠一向沉稳,此刻却暴躁易怒起来。

    顾九棠微微解开贞环的束缚,然后双手掰开沈行舟的小,看着雪白的上星星斑和鞭痕的红,还有被翻,过度使用,而外翻的一,他又一次

    顾九棠用两个手指缓慢的碾压,看沈行舟从昏迷中又清醒,狞笑着说:“今天开始算起,一周后就给你绞刑。在这段时间,师兄就多受苦,味最后的人生百味吧。”

    自从沈行舟被顾九棠宣告即将以绞刑以后,庄氛围里变得微妙起来。

    顾九棠倒是善心大发,怕沈行舟再憋一星期把那玉憋废了,他还想看自己师兄绞刑时,的惨状呢。过早玩坏就没意思了。

    沈行舟是真的疲惫,昨日被后浑青青紫紫,也没有吃饭或者喝,此刻,恨不得就这么死去才好。但是他知他那心狠手辣的师弟断不能让他轻松如愿,于是便攒了些力气,轻轻的说:“有劳师弟为了我刑的事心良多。”

    沈行舟此刻的疲惫却不是因为上的折磨,更多的是心里的难受。他在地牢昏天黑地的这一年里,时常想起年幼时与顾九棠天涯策,快意江湖的日。那时候年少的他牵着顾九棠的小手,背着师傅偷偷山买酥油饼吃。常常,他为了满足小顾九棠噬甜的望,会买两串最饱满的草莓糖葫芦。草莓稀少昂贵,沈行舟便用师门省的碎银买给小顾九棠吃。

    本来就是自己想要师兄的命,可是被顾九棠灿莲的翻黑白,却仿佛是沈行舟自愿赴死一般。

    沈行舟摸摸弟弟的小脑瓜,叹了一气,蹲说:“哥哥门学艺,以后等小北大了,就回来保护你。”小北似懂非懂,一泡睛里,小手指勾,约定:“哥哥被我勾住了。一定一定要遵守约定呀。”

    沈行舟早慧,虽然舍不得自己继母所生,但是特别黏他的弟弟沈北丛,但是还是乖乖听话收拾了小包袱离开了沈府。他始终不能忘记,离开沈府时,自己的小弟北丛撕心裂肺的哭嚎,乎乎白的包脸皱成一团,抱着自己的小哭唧唧的嗫嚅:“哥哥……哥哥……你别走,小北以后听话…”

    师弟啊,你师兄遇见你以后,人生哪里还有百味那么丰富呢,之余苦之一字罢了。

    他随手扇了小沈公,示意沈行舟把放松,他要使用这个贱的了。

    沈行舟好像非常疲惫。也是,哪能不疲惫呢?他的生活除了被曾经的师弟以外,就是上挂满却贵重的玩,被悬挂在囚房的中央。每日固定时间,顾九棠到刑房用各几乎能把他肚破的他的时候,甚至是他唯一回到地面的时候。

    本以为自己的话能抚平师弟此刻的愤怒,但是却不想自己多变得师弟脸更加沉。沈星舟尖钝钝的痛着,迷糊得快过去。心里想:“我活着你折辱我,看见我就难过。那我自愿赴死,你又是生气,手更狠的我。我倒是觉得你在玩我,偏不要我好过罢了。”

    那银本来就会因为温而颤动更加猛烈,此刻因为施暴者的赏玩,导致沈行舟的乎升温缩,那银更是蹦得厉害。

    另一只房也如法炮制,很快沈行舟的便膨胀得像颗圆圆的小,又红缀在房中央。

    顾行舟拿来一排针,趁着针从,猛的沈行舟的尖。又冷又稠的从针沈行舟的左,为了防止,顾行舟一手狠狠地着沈行舟的尖把,另一只手飞快拿起一个红玛瑙的环,慢慢的拧在了上,然后用机关缩尖,这样左方就被拧,一滴来。

    沈行舟睁着杏儿,定定地望着自己俊的师弟,缓缓闭上睛。

    沈行舟名门,不似顾九棠,孤儿一个,打小就没人疼。不过,沈行舟生母早亡,爹又是个草包,任自己儿被继母欺负,最后为了沈行舟不抢他弟弟的好前程,把沈行舟送去宗门修行。

    顾九棠为沈行舟准备的绞刑,除了绞刑架以外,他要最大程度羞辱自己的师兄。给他最后的快乐和痛苦,所以那袋必然是不能解开释放的。沈行舟的上被牢牢锁住了贞锁里面储存着一个月以来从未过的

    顾九棠将被粉红包裹的透明,换上自己骨节分明的手。他讲四手指全以后,

    沈行舟双一痛,从回忆里回神。只见自己那冷漠的师弟牵着自己的环,狠劲儿拉扯。着的细针被服帖地裹着,和沈行舟本人一样低顺认命,嘟嘟地着侵犯脆弱银针。

    顾九棠本就因沈星舟的沉默生气,此刻看沈行舟愣神不知在想什么,更是生气。他一边猛地沈公里的银针,再猛地一般的动作,一边暴戾的笑着说:“看来师兄也也不想讨饶,本以为是兄弟自己的死法多有不满,不过见师兄似乎享受得,那师弟我必然也全力以赴满足师兄刑的愿望。”

    沈行舟没说话,但也知自己能回来的几率不大。

    那本来就的银,因为昨晚的亵玩,而更是狠命怼,此刻又一次得更

    顾九棠见沈行舟脑袋耷拉着仿佛要死去的样,心里燃气无明业火,他一只手狠狠拽着沈行舟的尖,双手在樱粉上捻来捻去。沈行舟的几乎被顾行舟碾碎,他从昏昏沉沉的状态里清醒了几分,但是没的双锁不住晶莹的涎,几滴顺着粉淌到角。

    顾九棠冷漠的外表是一颗残暴的心。他时常用各细小的鞭打沈行舟白。不是为了惩罚,而是单纯喜看雪白的肤上鲜红的鞭痕。

    “啊……”像猫似的小声哦,更是激起了顾九棠的施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讨饶的吗,沈师兄?”顾九棠语气傲慢讽刺,穿着整齐的他用绣金黑的靴轻轻踢了踢沈行舟的悬空赤的脚。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