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要ai_第一章 匆匆忙忙那三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吧。”顾琼慌地转移话题,“我今天请了假,我们去买东西……我可以把书房整理来,再买张床,你睡那里好吗?”

    “啊我的手

    “是。”

    他弯腰,捂住了脸。啊,真是糟透了,他这么想着,耳朵却慢慢地红了起来。

    “不住宿舍的话,我也可以到朋友。而且比起朋友,我还想多看看哥哥。毕竟我们三年没见了呢。”楚乘鹤重读了“三年”,成功看到对面的青年脸上的一丝悔意。

    “我可以外卖……”

    “哥哥,我用你的杯刷牙可以吗?”楚乘鹤飞速换了衣服,拿了自带的牙刷和牙膏。

    他随手甩的羽绒大衣盖住了少年半个,灯光掠过俊秀的脸庞照亮了少年棕的发丝,沙发角落还躺着一只显示着游戏胜利画面的手机。

    “所以,接来就由我照顾哥哥吧?”少年压中的翳,般的笑容,“可以吧哥哥?”

    “哥哥,你早上到底都吃些什么?”楚乘鹤皱着眉把卷和面推到顾琼面前。

    “有就行。小琼,你弟弟今年也考上了A大,妈看了宿舍条件实在不咋样啊,能让小鹤住你家去不?”

    “小鹤,你已经大了……”

    “中午呢?”

    少年脸上的笑意瞬间沉了去,耷拉着沮丧的表,“哥哥记得自己离开了多久吗?”

    疲倦令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去搬床被来,拉过被一角,他凑合着栖在最外边沉沉睡去。

    ——这屋,太过亮堂了。

    顾琼心虚得说不话来,他当然不是为了自由才离开的家里。可那个理由,他又怎么能说呢。

    他俯,小心翼翼地抱起少年,把他的靠到自己前,稳着步把少年带回到自己的卧室去。

    “晚饭呢?”

    顾琼僵地动了一,被搂住的腰非但没有被松开,反而被少年往自己那里拉了过去。

    等顾琼换好衣服,风风火火的少年已经从浴室刮来,打开冰箱看个不停。

    “妈,什么事?”

    “好的。”

    实验室过时间的研究令他心俱疲,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挤一挤放我的卧室的话,大概可以吧。”

    “可是哥哥有很多书吧?”少年眯起

    “草。”顾琼低声,他后知后觉受到饿意,翻腾的胃仿佛要直冲大脑,闹得他裂。

    盖好被,慢吞吞给自己泡了一杯麦片,他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回放几天前的那通电话——

    楚乘鹤答:“可是我要盯着哥哥每天吃饭呀。”

    “台那边,我自己去拿。”楚乘鹤逃一般床,光着脚就往外跑。

    “哥哥,我来早饭好吗?”

    “那小琼你记得把备用钥匙递一把回来,到时候我给小鹤。不打扰你了,妈妈先挂了。”

    顾琼轻着太,用钥匙开了门。

    饭桌上一时安静来,顾琼气,“小鹤,你不去住宿舍吗?只是周末回来住我家也可以吧?”

    “可以。”顾琼挂了电话,应

    “啊!哥哥,早上好!”少年灿烂地笑起来。

    回溯完今天少年现的原因,顾琼叹了气。

    “住宿舍的话,你可以更多的朋友……咳……”

    好。冬天有这么吗。窗帘是不是忘了拉拢。顾琼迷糊着睁开,先看到的是一个

    顾琼见他直起,就把被推了去,“你要去换一衣服吗?你的行李箱放在哪里?”

    楚乘鹤站起来把手撑到了桌上,半个都凑到了顾琼的面前,一字一顿:“那哥哥的朋友呢?”

    “麦片或者……”顾琼终于发现了问题,赶把原定的答案吞了回去,遮遮掩掩地说,“饭。”

    顾琼被那扑面而来的笑撞得心意识就回答,“啊……好。”

    “小鹤,手……”顾琼见少年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只能又动了一,轻声提醒他。

    “麦片。”

    楚乘鹤慌慌忙忙地收回手。

    “可是哥哥的床那么大,我们一起睡也可以吧?以前我们也是一起睡啊?”少年不解

    脱上的外丢在沙发上,他跟随着直觉踉跄着往里走,却在半路停了来。

    “两……三年?”顾琼心虚

    “哥哥,那我先去收拾一。”楚乘鹤把餐叠起来,就要搬到厨房去。

    虽然应来此事,但他这些天实在太忙,细致琐碎的实验步骤填满了他的脑海,实在没有为此付丝毫关注,也因他觉得那个喜际的孩,大约并不会愿意住到家中来——他不曾为少年添置件,便连一床被都没有。

    “欸?”

    他闭上,好好清醒了一番,才扭向沙发上看。

    “小琼啊,妈记得你是不是在A大外面租了一房?”

    “哥哥有朋友照顾吗?”

    “外卖或者不吃。”

    厨房里净净,显示着主人显然很少使用,餐一应俱全,但有些甚至没有开封。楚乘鹤东翻西找好一会儿,才勉了一份卷并一碗清面来。

    熊熊……顾琼记得那是自己送给少年的一只等人的玩熊。他们在少年十岁的时候就分房睡了,少年却总是梦魇,为此他特地送了只熊给少年抱着睡——当然,在他离开前,少年还是会偷偷摸摸溜他的房间,是要和他一起睡。

    顾琼往地板看了一,拿起了一边的手机。

    “我帮你吧……”顾琼想站起来。

    啊,是小鹤……他猛地睁大睛。可以称为漂亮的少年抱着他的腰,脸几乎整个埋了他怀中,透过接分传来的温温,让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那个少年在他床上啊。

    “熊熊,早上好。”少年嘟囔着抬起脸,目光正对上了顾琼已经懵了的睛。

    “我没有大哦,现在不抱着哥哥送的熊熊睡,我都睡不着觉。”少年瞪大睛。

    “不用了,哥哥先坐一会儿吧。”楚乘鹤摇摇脆利落地端着碗碟走了。

    他围着浴巾往卧室走的时候,还在思考明天是否该请个假,随即床上的影让他停了脚步。

    “是啊,三年。”少年的嘴角重新挂上了笑,中却沉得仿佛山雨来,“哥哥三年没有回家了,即使回来了也总是不和我碰面。我总是想着没关系,一个人的话哥哥会更轻松吧?可是哥哥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呢?”

    顾琼抓着发走来,对着少年去洗漱。

    记忆中矮矮瘦瘦的孩,转条成挑俊朗的少年,十五岁的脸上还有着未走远的稚气,言行举止却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年的时间,是真的太了。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